您的位置: 枣庄资讯网 > 育儿

黑巫师朱鹏 第三章:夜宴,蝙蝠与猪

发布时间:2019-09-13 19:54:22

黑巫师朱鹏 第三章:夜宴,蝙蝠与猪

巫师城,朱家大屋院内。

夜幕降临之时,一匹匹漆黑附鳞的银鬓骏马拉动车子,从朱家出发,送众人前往夜宴舞会。

外表看似普通的华美厢车内部空间相当惊人,里面铺着厚厚得地毯,中央摆放着精美的长桌,其上呈放着各种朱鹏没见过的水果与糕点,异香扑鼻。

朱鹏与自己两个妹妹一同上车,明明在学院接受过一定骑士侧体能训练的两个女孩还非要朱鹏在一旁掺扶一下才肯提着裙子上车。这才多久,处境稍好的地球遗民就已经开始有意识的模仿上流社会繁琐而无意义的贵族礼仪了。

漆黑生鳞的银鬓骏马跑动,铁蹄践踏间越跑越快,四周的景物恍若风驰电掣般向后甩去,而坐在马车里的众人一丝半点的颠簸感都没有,朱鹏经历特殊,他甚至能隐约感受到随着位移变化,马车在不断奔行穿梭于无数半位面,过程中一道道隐晦的空间波纹涌动,其中蕴涵着巨大的能量。

巫师城是不同于深渊之城的,这里各大学派与巫师组织盘踞,传奇强者甚至非人半神都不太罕见,各种各样的半位面撕裂空间,说是一座不大的巫师之城,可实际土地面积恐怕比地球时代的许多大国还要庞大,还要辽阔。

“如此的手笔,这样的气派,地球遗民中已然有这样厉害的人物了?”

朱鹏寻了车厢内一处角落坐下,爱莉与她的朋友们混在一起说说笑笑的,而黑长直软妹子真理奈极体贴的坐在哥哥身旁,似是担心朱鹏第一次参与这种聚会,会感到不适。

事实上朱鹏也的确被这不断穿梭异空间、半位面的拉车黑马吓到了,如此级别的魔兽,再加上这些加持“空间附魔”奢侈至极的厢车,恐怕中华武士会李静玄目前也没有这样的霸道气魄、雄厚财力。

“嗯……这一次召开舞会的人,在某种程度来说还真的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第一人呢。云宵不夜城三少爷谢玄,四阶传奇大巫师迪索拉的义孙。”

“这,怎么搭上关系的?”

“这件事说起来还是地球圈子里的一桩美谈,深渊降临,地球末日,在那段大灾变的日子里,谢家满门几乎亡尽,唯有谢玄背着他爷爷冲出火海废墟幸免于难……数年之后,三少爷谢玄的爷爷谢卫国与迪索拉成婚,谢玄成为四阶传奇大巫师的唯一后裔,虽然并不是血裔,但据说极受宠爱。”一边说着,秋月真理奈一边拿出,调出一张照片后递给朱鹏。

朱鹏喝了口果汁,然后他将杯子放下。伸手将接过来一看,只见屏幕里面是一名栗色短发相貌清纯俏丽的女孩亲昵挽着一名白发苍苍老者的照片,老人风度翩翩极有儒雅气质,而女孩活泼俏丽,她以饱满的胸压在老人的手臂上,满脸的幸福笑容……朱鹏吃了一记“豪华版狗粮”攻击,伤害拔群。

“现实,永远比更加离奇啊。话说,这位传奇大巫师自幼缺乏父爱吗?”

“去,别这么说啦。谢家原本累世巨富,这位谢卫国老先生年轻时更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的大才子,你再看看这一张。”说着,真奈理在上调了一下,女孩依然是那位俏丽的短发姑娘,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传奇大巫,而男方却从刚刚那白发苍苍的老者,变成了一位俊秀儒雅的少年,容颜俊秀精致,双目饱含沧桑与厚重,比之周恩来先生也只是差了三五筹而已,但却是一个路数的风采气度。

四阶传奇大巫,肯花费代价为一个凡人延续寿命与青春,并没有多难。

“听说迪索拉大人卡在四阶巅峰太久太久了,寿元虽然还可以通过各种宝物来增幅加持,但灵魂与精神却已然开始无可逆转的衰老腐朽,在一次偶然的意外中看到了谢老先生售卖的山水字画,然后她当时就放下手上所有的事情一路找了下去,最后在一处桥洞里找到了在那里狼狈栖身的谢家爷孙,接下来就是一部可以拍成经典爱情故事的红颜恋白发,过程中各种阻力啊,听说连迪索拉大人的恩师都出面阻挠了。”

“结果呢?”

“结果迪索拉在谢老先生的身上感受到了对于生活的无比热情,不但枯竭的灵魂开始复苏活力,并且再次精进,现在已经开始冲击第五阶超凡瓶颈了。”

“………谢老先生,牛人啊。”在听过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后,即便朱鹏也不得不为这位八十多岁的老先生写一个服字。

作为一名武人,本以为地球最强战士“陆地神仙”李静玄已然是地球遗民中最牛x的存在了,没想到一山还比一山高,一浪更比一浪强,这位谢老先生年逾八十,居然哆哆嗦嗦地放翻各路高帅富,逆袭迎娶白富美,一朵梨花压海棠,生猛霸道得令人无话可说。

据秋月真理奈所言,现在这位谢卫国先生动用自己妻子的势力与资源帮助金陵遗民,同时在大巫师中广阔交游,很是为地球遗民拉到了不少赞助经费,无论从能力还是品行来说,都称得上是一代人杰,相比朱鹏他爹朱有喜那样纯粹走大运的,真是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只是,虎父尚且犬子,更何况爷孙。

这个“三少爷”谢玄在各个方面似乎就差了那么一点,或者说,纯粹就是个纨绔子弟。在成为迪索拉的义孙之后,醇酒、美人、声色犬马就成了他对生活唯一的追求,这一次更是邀请众人在迪索拉的巫师塔聚会……从这个方面来说,迪索拉真的是疼爱宠溺自己这个义孙的,谢玄这三少爷之名,金字招牌,并无半点虚浮不实之处。

马车奔行了不到二十分钟,然后众人来到了一处废弃的港口口岸,一位位清丽美貌的小萝莉跑过来开门并做出指引,朱鹏注意到这些可爱的小女孩好像都是地球遗民,这让他心里不由得对谢家子产生了几分好感……十一二岁生孩子,也比十一二岁冻饿死强。

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自然有着不同的道德标准,至少在目前这个时代背景下:萝莉控无罪,工口党有理。

你要是大开后宫还养得活,那你就是在做善事,大大的好人。

“先生,请上船,二十分钟后我们将到达不夜城。”

一名粉雕玉琢奶声奶气的小萝莉先是拉起裙摆优雅一礼,然后她转身带着朱鹏一行人走入废墟港湾中,登上污浊湖水里一条破旧甚至挂满水草的破船。

如果是在21世纪,这样的破木船唯一能呆的地方就是废弃的旧船厂了。

而在巫师时代,大家都司空见惯地登船,片刻之后,破旧木船一头扎入湖里,它周身扩散开一圈魔力屏障,而里面的人在各自的房间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景色,冰冷的湖水被魔阵所阻隔,朱鹏甚至还轻轻敲击那看似脆弱的魔阵,在心里估摸着自己几下才能够将之打破。

窗外,成群的荧光之鱼、珊瑚、海草,深湖夜景绚烂并且缤纷,大木船内部各处都传来惊呼赞叹的声音,哪怕处于巫师的世界,这样的景色其实也不是一群普通的小市民中产阶级能够时常接触的。这些地球遗民自以为是新兴的贵族,其实“贵族”这个称号以及其所代表的力量与地位,三五代后他们也许才能支撑起来,目前来说,大家还仅仅只是小市民与富农阶级的畸形混合体。

渊沉之船先是下落,然后缓缓上升浮出水面。

朱鹏等人走出大船登岸,并没有见到那位传说中的“三少爷”谢玄,夜宴早就已经开始了,而朱鹏这一波人并不是唯一……甚至并不是多么重要的宾客。

一位传奇大巫经营数百上千年的基地型巫塔,哪怕仅仅只开放其中一小部分,对于朱鹏他们来说也恍若一座辉煌庞大的城池了。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三少爷大手笔,真得好美好繁华啊。”

在朱鹏的身旁,穿着盛装的真理奈看着满城的繁华热闹景象,不自禁的以手中所拿着的小折扇轻轻一击手掌,念出一首流传千古的名篇。

也的确是繁华盛景,就恍若巴西全城狂欢一样,空气里都弥漫着酒与蜜的甜香气息,一辆承载着众多肤色各异丰腴美人的花车在街道上缓慢的推动,夜空中时时爆散出华美瑰丽的焰火,目之所及,尽是美好、狂欢、忘尽忧愁的盛景,云宵不夜城,爱*欲之城,狂欢之城,当真是名不虚传的。

朱鹏一行人走下了大船,一群戴着面具顶角拖尾的可爱女童跑了过来。

“先生,在这里您可以忘记身份、忘记过去、忘记日后的一切忧愁烦恼,在这里尽情享受您想要享受的一切,现在,请您选一个您在不夜城里的身份吧。”说着,小女孩们纷纷举起小胖手中的假面,里面各式各样、各种材质型号的应有尽有。

“这位三少爷,还真的是很会玩啊。”

以手中折扇掩口轻笑,然后秋月爱莉伸手便拿起一张粉色的小猪面具,她直接塞到了朱鹏手里,然后又给自己和姐姐各选了一蓝一白的羽毛水晶假面,她们戴上之后当真是各生娇艳,唯独朱鹏拿着一个狂笑的猪头觉得好气又好笑。

“对不起,面具只能选择一次。另外在云宵不夜城,不可见人血,不可伤人命,这是唯一的规则,现在请各位尽情享受无拘无束的自由吧。”顶着弯弯小角,屁股上拖着三角尾巴的女孩们欢笑着跑掉了,朱鹏看着那些小孩子微微的皱眉,她们的角与尾巴……未免太真实了一些。

想了想,朱鹏的脖颈皮肤处出浮出一只暗紫色的蝎子,恍若精美至极的纹身。

“跟过去,试一下这些孩子的成色。”

极为隐晦地一甩手腕,科加斯便融入了角落暗影之中,科加斯的魔宠身份与卡牌召唤精灵是不同的,它更加机变灵活,同时科加斯如果战死,朱鹏也要承受不小的反噬,甚至被降低资质,阻碍自身精神力的精进。

云宵不夜城带给朱鹏最大的感受便是盛世繁华与无拘无束的自由,只要你能够想象到的一切享乐,在这里几乎都能找到,空气里都似乎弥漫着堕落与放纵的滋味,朱鹏作为武人自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敏锐感知力,仅仅只是一路前行,他就看到数组戴着面具纵情欢愉彼此取悦的男女。

大树下,草丛中,房屋角落,一对一或者一对多,洁白诱惑的皮肤与强壮肌体彼此碰触共同组成迷乱的记忆。同时这里还有赌场、斗兽场,醇酒与美食的饮宴会……煌煌之夜,一座座华美奢侈的宫殿建筑,金碧辉煌炫目堂皇的宴会厅,还有大街之上面如桃花,衣衫暴露的美人,以及成群的贵妇名媛,小鹿般的少女和妖娆魅惑的妇人们。

“怎么这样啊,不是说是宴会吗?怎么都这么低俗、下流、恶心。”

今天梳了一个淑女披肩发的爱莉小脸红红的,有点不大敢往四周角落里看了。在周围那些男人如狼般可怕的眼神逼迫下,她下意识一般本能地靠近自己的哥哥,女孩轻声得抱怨着。

如果是在21世纪的日本,像秋月爱莉、秋月真理奈这样的女孩子,十几岁的年龄恐怕已经是经验丰富的***女郎、榨汁机器了,然而她们两个成长过程中刚好赶上末日浩劫,接着便是一段颠沛流离的苦难日子。

在这段日子里,秋月小百合作为母亲还是称职的,在那段最苦难的时光她竭力保护着自己的两个女儿,不过似乎有点保护过度了,理应在这方面经验丰富的日本美少女,一个个居然会脸红、胆怯,娇美羞愤的模样可爱极了。

作为人家哥哥,朱鹏自然而然的挡在了两个妹妹身前,他凛然目光如刀一般在四周男人的身上扫过,其中所蕴涵的杀伐煞气,如同一大盆冷水在这些家伙脑袋上当头浇下一般……武术,目击。

对于一些普通人如此压迫,朱鹏这般做甚至都有些恃强凌弱、仗技欺人了。

好在,总算很快来到了云宵不夜城的中央地段,在一处宽敞的金色大厅内。

天花板吊灯散放出温暖柔和的淡金色光芒,墙壁上的壁灯配合着将整座大厅照映得金碧辉煌,华美无比。

身穿华美裙摆亦或礼服的贵族们,他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在大厅角落里乐队弹奏出的优美音乐声中,一对对男女优雅地在舞台中央轻轻的旋动。

柔和舒缓的竖琴与风笛乐声中,还间或夹杂着三角琴声。

柔和的光芒将这里的一切都映照得闪闪发亮,宛若仙境一般。

而在宴会厅主位上,一身得体巫袍,显露出极少细腻象牙般白*嫩大腿的林倩在四周同学的殷勤与恭维声中举着银杯独饮,她的目光落在不远处一名极为柔媚却又英气勃勃的女孩身上,自从这个女人来了之后,满场的光彩竟被她夺取了大半,这让林倩漆黑色的眸子中,恍若有一团可怕的火焰在燃烧。

被女巫林倩所注视着,一袭淡绿色青翠丝袍罩身的美貌女孩一杯复一杯的饮醉,她满头漆黑色长发丝丝顺滑,身材很是匀称,却细腰长腿极为的修长曼妙,尤其是这个女孩的小脸白里透红,如粉红桃花一样的娇艳,神情懒散,动作雍容,妖娆妩媚举止,便好似终日如醉。

“谢师弟,你不用总在这里陪着我,四周那些姑娘的目光若刀枪剑戟,都快要把我凌迟处死了。”

在青衣丝袍的女孩面前,一名身穿灰色衣服脸色略显青白的年轻人静静的端坐着,他面前也放着一杯醇香纯厚的珀琥色美酒,但却没有动过的迹象。

这位谢三少的目光,扫视着四周熙熙攘攘的男女,看着他们沉迷于纸醉金迷的感官刺激中,隐隐间显露出一股“众生皆醉,唯我独醒”的意境味道。

他本就长得帅气,也很有气质,举手投足间有股温文儒雅的味道,修长白皙的手指,白净的脸蛋,哪怕不算其显赫惊人的身份,也足以吸引了不少年轻美貌的女孩自荐枕席。

但是每每有女人过来搭讪,谢玄就把眼睛看了过去,那目光似乎实质得利剑一般,能透过人的皮肉,直刺心灵,而且他的眼神中带有一股特别的强横威严,让那些女孩们硬是不敢多说半句话,讪讪退走。

“日练与月炼,日练气血剑术,月炼道心清宁,通幽入化。师弟,你的心法剑术,已经有了些奠定根基的意思了。”看着谢玄仅仅以目光,就把一位位花痴女赶走,杨采儿双目微扬,把玩着手中酒杯,啧啧赞叹。

“雕虫小技而已,终究远不及采儿师姐你借酒力行气布血,面若桃花,遍体生香。有时候会想,我是不是不适合修炼武功,我此生到底有没有机会成为真正的三少爷。”收回了目光,众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却是轻轻的叹。

“我是不努力不行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会里接二连三蹦出一个个惊采绝艳的少年天才,那个‘势破千军’萧破军也就算了,毕竟是与我齐名的老相识,可最近又出了一个练泰拳的韩猛,泰拳也就算了,问题是这小子真敢玩命啊,把自己埋到土里三天,强行领悟地狱行斗气……哼,我要是再不努力,恐怕就要被李师完全忘到脑后喽。”这个绿色丝袍女孩子的拳法境界十分高明,虽然暂时还没有达到抱丹的程度,却也隐隐约约有了那么些许意境滋味。

借酒力以行气血,杨采儿的练气之道可谓是别出心裁,与朱鹏的食补炼体术堪称是如出一辙,不分高下。

看着谢玄哪怕在满场的欢愉中,依然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杨采儿复饮一杯后规劝言道:

“你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以你的家世身份,修炼什么不好?非要修炼那套至高魔剑绯焰天魔,这是中华武士会收录的武功之中,档次品阶最高那一级的了,如果不是你谢玄,这套传说中直指超凡境界的剑法恐怕会被永远的束之高阁。

为了让你能成功修炼这套剑法,李师连同数位师叔、师伯专门为你创了一套‘暗积炎’的斗气心法,若是实在修不成这绯焰天魔剑,你还可以转修李师的地狱行啊,何必非得像现在这般自苦?”

“我没有师父的刚毅果决,天纵才情。一旦转修地狱行,恐怕终身超凡无望……更何况,地狱行那套魔功是那么好转修的吗?我还想再多活两年。”

听到谢玄这般说,杨采儿似乎也想起了李静玄与韩猛修炼地狱行过程中的残酷可怕,她吐了吐粉色的小舌头,也觉的怕得不行。

“练拳本来是一件舒服有趣的事,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非得把自己逼得那么难熬。”好酒一杯复一杯,杨采儿只觉得在颠倒迷醉间,自己离丹道人仙境,越来越近了。

……绯焰天魔剑,巫师城炼狱岛究极武学,在本源位面光明与黑暗一战中,遗失了最为重要的斗气部分,仅剩剑术传承,修炼者十之八九,神志错乱癫狂而死;但,即便如此,依然是炼狱岛的至高传承,擅自修炼者,杀无赦……

……李静玄终究未再如传言一般,收录衣钵弟子,但他却选择指导华夏所有年轻并且有习武天赋之人,未有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杨采儿与谢玄均是受益者,所以他们称李静玄为李师,却并非师父;当然,他们各自与代表的势力也如罗一般与中华武士会组合在了一起,这是合则两利的好事……

三少爷的面子,真的是大得惊人,通天塔与各大学派的学子、已经拥有同步率最顶尖的英雄联盟职业玩家、地球遗民新兴的贵族阶级,通通都一打尽,朱鹏在宴会的众人中看到了林倩,看到了范智贤,还好脸上戴着猪头面具,不然被这些不知是敌是友的故人认出来,当真有些尴尬。

“你真的很喜欢那个猪头面具啊?进来后我看你都不吃东西,满好吃的。”爱莉把蓝色的羽毛假面掀到头上,开心地往嘴里塞着各种食物,这死丫头似乎吃多少都不会长胖一般,如此体质羡慕得多少妹子咬牙切齿。

与此同时的,迪索拉建立巫塔的半位面开始陷入封闭状态,一股极为浓烈的雾开始封锁全城,一队又一队穿着血袍,脸色苍白,露出犬齿的俊男美女乘着雾气与夜色踏入城中。

“让我们,玩一个有趣的游戏。让鲜血与夜色交融……看看我们杀光这些杂鱼,需要花多少时间,尽情的,游戏吧。”俊男美女当中,一名腰间佩剑俊逸的中年男子张开双臂如是的咏叹,下一刻,他身边的男男女女化为大片大片漆黑色蝙蝠自各个方向涌入了狂欢中的不夜城。

“罪恶与杀戮,猜忌与恐慌,没有死亡的威胁,生命又怎会显得那样浓烈而美丽?一个一个的吸干,不浪费一滴鲜血,当雾锁再一次打开之时,我要这里出现一座华丽的……死城。”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治疗方法
营养不良宝宝怎么食补
小宝宝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小儿厌食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