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枣庄资讯网 > 美食

真功夫原总裁蔡达标仅承认挪用800万控方

发布时间:2019-10-13 05:15:44

  真功夫原总裁蔡达标仅承认挪用800万 控方要求严惩

  控辩双方唇枪舌剑,诸多细节被披露

  蔡达标案的继续开庭,在昨日依然吸引了众多媒体关注,旁听席全部坐满。上午的庭审从继续质证环节开始,辩护律师和被告人对公诉人出示的证据一一质询和认定,下午则进入法庭辩论环节。从庭审一开始,控辩双方就在庭上唇枪舌剑、针锋相对。据悉,此次参与庭审的辩护律师们大多有着参与经济案件辩护的丰富经验,也擅长打 持久战 。

  随着该案的庭审,该案诸多细节被披露,其中,引人关注的包括蔡达标涉嫌经济犯罪的起因。据蔡达标本人和其余4名被告人供述,根源在于为改变真功夫(专题阅读)蔡潘两大股东股权对等的僵局。针对被指控的3项罪名和6宗犯罪事实,蔡达标辩称这些指控大多不属实,称自己是看好真功夫发展前景,是为了公司利益。蔡达标、李跃义、蔡亮标在庭上均提出,此前在公安机关对其进行疲劳审讯,所做的笔录均不是其真实意愿表达。多名辩护律师还提出证据不全面、不充分,请法庭再做进一步调查。

  蔡达标律师:

  总裁可自由支配总裁备用金

  检方指控,2009年9月至2010年12月,蔡达标指使丁伟琴利用费用核销的方式,侵占真功夫集团公司总裁备用金12万元,挪用总裁备用金36万元,用于向支付其请人(指黄健伟)担任中山联动公司法人的薪酬。

  对此,蔡达标的辩护律师陶武平提出,黄健伟是由6家公司选出的法人代表及董事长,代表的是5家股东的利益,在重组上市时,黄健伟是重组小组里唯一一位没有在真功夫内任职的人,因此,蔡达标才从总裁备用金中拿钱支付给黄作为答谢,蔡达标作为总裁,完全可以自由支配总裁备用金,不需要任何人同意。

  庭审在下午进入辩论环节。在公诉人发表完公诉意见之后,在庭上一直沉默多时的被害人(指真功夫公司)代理人获得了发表意见的机会,代理人称,蔡达标私欲膨胀,为了满足私欲、独揽大权,最终影响了公司的利益 当代理人准备就此话题继续展开时,被法官当庭打断,要求就公诉意见直接发表意见。

  我觉得被害人代理人都是在胡说八道。 蔡达标当庭回应。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他仅承认指控的第四宗挪用800万元转到科普达公司的犯罪事实,对其余指控五宗犯罪事实,均表示 完全与事实不符 。

  庭审最后蔡达标帮总裁助理说话

  公诉机关指控蔡达标指使洪人刚、丁伟琴虚构与广州天河金培商务咨询中心的合同,将广州真功夫公司500万元转至金培中心,后再转至其他顾问公司,由李跃义套取现金之后存入蔡达标的个人银行账号供其使用,或用于偿还李跃义的银行贷款利息等。对此,蔡达标称成立金培中心是 为了走账 。

  在最后法庭陈述,蔡达标简短地说了几句话: 这完全是潘家为了争权斗争的结果 我相信金培的事情,总有一天会有人敢站出来为我作证。 末了,他还站出来帮总裁助理丁伟琴说话: 她只是一个文秘,如果洪人刚(副总裁)也可以取保候审从轻处罚,丁伟琴更可以从轻处罚。

  第二被告李跃义(蔡达标的大妹夫)在最后陈述时说: 如果我不是蔡达标的亲属,我会不会还坐在这里?

  真功夫公司代理方要求严惩蔡达标

  真功夫公司代理律师也出庭,并在庭上表示,蔡达标等人的行为对真功夫公司的公司文化、经营秩序造成巨大损害,要求严惩蔡达标等人。

  不过,庭上蔡达标等人与真功夫公司律师就其身份合法性打起 口水仗 。真功夫代理律师表示自己是受真功夫集团公司、广州真功夫公司和深圳真功夫公司委托代表真功夫出庭,但蔡达标等人辩护律师却指其未获蔡达标委托,无法代表真功夫公司。

  另悉,近日潘宇海再将蔡达标诉上法庭,指其非法限制自己股权转让并从中牟利。一份日期为2012年9月5日的受理案件通知书显示,对于潘宇海诉与蔡达标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决定立案审理。

  继8月31日、9月1日首次开庭之后, 真功夫 创始人蔡达标等5人被控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抽逃出资罪一案,于昨日在广州市天河区法院继续开庭审理,从当天上午10时起至晚上8时,庭审持续10个小时结束。蔡达标在最后法庭陈述中说: 这完全是潘家争权的结果,我相信总有一天,有人敢站出来就金培的事为我作证。

  公诉机关发表公诉意见认为,本案的发生就是因蔡达标要收购中山联动的股份,资金出现缺口,故通过金培、思远、科普达、逸晋等关联公司来获取真功夫公司的资金;在同一个目的的驱使下,为了提高赢天公司能够从银行贷款的金额,将赢天公司的注册资本1500万元抽逃出来再进行第二次增资。在本案中,蔡达标、李跃义、蔡亮标是主犯;丁伟琴、洪人刚是从犯。

长春女性网
武侠
劳动纠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