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枣庄资讯网 > 时尚

奇门散手 第五百零六章给他留条活路

发布时间:2019-09-24 16:06:02

奇门散手 第五百零六章给他留条活路

“秦长青!秦先生!亏你还是个精明的商人,外人眼里大名鼎鼎的企业家。亏我这个本应远离红尘的出家人还得为你自身安全的问题跑里跑外,老道我把话都説到这份上了,你怎么还没听明白呢?注意,竖起你那两只发背的耳朵听好喽。老道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你这窝里来,就是要告诉你,想让你做鬼!”

秦长青神色一动,眉毛禁不住挑了挑。撑起上半身靠在床头上,转头盯着道士那双黑漆闪亮的眸子。让他做鬼这句话,道士説了三次。也就是説他没开玩笑。説的是真的。

“是谁?”

“你自己看吧。”道士从他身上的那件颜色洗的发白,皱皱巴巴,破旧打补丁的道袍衣襟里掏出一个信封,随手扔到了秦长青腿上。

打开信封,从里面倒出来几张照片。看到照片上的人,秦长青眼神yin郁起来,眉头也拧成了疙瘩。这上面的人他很熟悉,虽然已经时隔近二十年,体态容貌都已有了很大变化,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此人是谁。

“秦天放!”

道士晃动手指,道:“no,no,no,他现在叫燕国明。不是当年在你们秦家长大的那位二公子,秦天放。”

秦长青脸带无奈,闭上眼睛,长吁口气。重新拿起照片。目光盯住了照片上的另外一个黑衣老人。“跟他在一起的那个人是谁?”

“那个长得跟僵尸似的老头子?”

“嗯。”

“他呀,老道我只知道此人名叫奢比,具体来历不详,常年在云南的深山老林里潜修。呵呵,説实话,你那位居心叵测的弟弟能把他请来对付你,还真是不能小觑呀!”

“奢比?很厉害吗?跟你比怎么样?”

“你説什么?姓秦的,你居然拿那个死僵尸跟我比?”原本神态轻松,一脸玩世不恭的道士噌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怒瞪着秦长青,好像受到了多大的侮辱似的。看不出具体年龄的俊脸chao红,左侧眉毛高挑,嘴角下撇,下巴高抬,傲然睥睨地叫道:“跟我比?他能跟我比吗?老道我是谁,堂堂青城玄一观的首席大长老。就他那种货色,老道随随便便伸出一根手指就能碾碎他八百个来回。哼.......”

鼻音儿未尽,就见秦长青侧过脑袋,歪着头,很是怀疑地问道:“你没吹牛?”

“哼,我吹不吹牛,别人不知,你还不知?这么些年,要是没我暗中保护,估计你秦大董事长的骨头渣子都成灰儿了。居然还敢怀疑老道?那行,反正我是把消息通知你了。其他我也不管了。你自己摆平。”

道士气呼呼跳下床,甩甩袖子,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口走去。可眼珠子却在溜溜转,心道,老道就不信你不叫住我,哼哼,这一次香火钱要加倍。老君圣像摆那儿都几十年了,也该挂挂金身了。还有玄天宝殿同样也该修葺修葺,翻翻新了。嘿嘿......

一想到玄一观的大道士,小道士,老道士,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们那崇拜的眼神,俊逸道士心里就如同喝了蜜糖一样,浑身上下从头甜到尾,倍儿舒坦,心里更加得意。走着走着,脚下居然迈起了四方步。跟唱大戏似的,一步三得瑟。

可他都走到门口,手已经按在门把手上了。秦长青还没出言叫住他。道士身体一僵,心道,坏了。这老货可是真正有钱的主儿,难道他请到别的帮手,把老道我给甩边儿去啦?再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当年要不是他们家那个该死的老头子,自己也不能出家做什么道士。更不可能弄得现在肉不能吃,酒不能沾,女人不能碰,八大戒,二十四小戒时时刻刻地箍在脑袋上。虽然现在过得也不错。但深山苦修哪儿有在红尘里面浮荡逍遥自在?

一想到各取所需,搭档配合了几十年,今儿有可能被甩了。青灵子道长就满腹的怨愤,恨恨地转身大声质问:“姓秦的,你不仗义,怎么能説甩我就甩我,这么不负?”

“啥?”

秦长青脑海中正在为那个冷不丁蹦出来的想法前后揣摩,忽地听到青灵子那臭老道神情激动,跟个怨妇似的在门口大呼小叫。左右房间都有人在睡觉,宝贝女儿的那些同学也都住在这里,大半夜的这鬼动静,如果惊到了那些孩子们,成何体统?

“臭道士,你吼个屁呀,吓到周围的人怎么办?赶紧滚过来,有个事儿找你商量,顺便替我参谋参谋。”

“想都甭想,眼下能帮你的只能是我,香火钱也只能给我,其他人都叫他们滚蛋。”青灵子眼皮子上撩,嘴上不依不饶,却也走了过来。甩飞了脚上的鞋,盘腿坐在秦长青旁边。

“你説你都几十岁的人了。修道也修了这么多年,性子怎么还那么毛毛躁躁,一diǎn都不沉稳呢?瞧瞧我,人都杀上门来要摘我的脑袋了。我不还是那样?不急不躁,不惊不慌,稳坐钓鱼台?”

“哼,那是你知道暗中有我在身边,没人能动得了你。”

“错!”秦长青板着脸,沉声道。

嗯?青灵子眉毛倒竖,蹬起眼珠子,作势又要发火。

“闭嘴,别吼,听我説!”

“哦。”青灵子肩一塌,腰一软,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别看他是修行者,秦长青是普通人,但他这位大哥可掐着他们玄一观的经济命脉呢。秦长青一发火,玄一观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几十口子就得断顿。

见这位几十岁了,还不定性,就跟长不大的孩子似的臭道士消停了。秦长青低声説出了自己的想法,打算。最后认真的问他。“你真的确定那个叫奢比的家伙跟你差的很远?可千万得给我个准信,要不我的想法就行不通了。”

青灵子大咧咧地拍拍秦长青的肩膀,道:“放心,那个奢比的死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入流的邪修,他那种人对普通修行者而言,或许很厉害,但在我青灵子面前,他就是毛毛雨,一口大气都能吹飞他。放心,我虽然不知道你这种安排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什么,但是我保证,只要有我在,那几个孩子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

“嗯,这就好。那你滚蛋吧,我要休息了。”

青灵子找到自己的鞋子,穿好,走到门口的时候,背对着躺在床上的秦长青,声音有些低沉地説道:“那位二公子你打算怎么办?”

秦长青怔了怔,神色复杂地望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叹气道:“他不仁,但我不能不义,还是给他留条活路吧!”

“哼,他那种人没救了。这次你放过他,下次他还会变着法的害你。与其后患无穷,不如一劳永逸。”

“不,青灵子,我还是那句话,他不仁,但我不能不义。当年他父亲燕千山的死虽然死有余辜,但毕竟也跟我们家老爷子脱不了关系,所以我们家才抚养他二十年,试图能化解这段仇恨。可惜二十年的养育之情不仅没将两家仇怨化解,反而在他的心里越扎越深。眼下他一再而再地找我们秦家报仇,也情有可原。这次暂且放过他一次,但如果他还是不知好歹,不知感恩,那么就让他消失吧!这种人,不需要以后了。”

“明白了。那么,明天就按计划进行。”

“嗯,我安排好之后,会联系你。”

关掉了室内的灯光,青灵子也开门离开。室内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四道身影走出了别墅大门。在草坪上拉开了架势,呼哈声渐渐起。

习武之人,都明白一个道理,拳,一日不练,松懈,十日不练,功架不稳,百日不练,身子骨生锈。半年没打过拳,那就该被淘汰了。早前不如你的人,都能几下子就把你撂倒。

但凡任何一个想打出diǎn名堂的拳师,都得时刻提醒自己,晓得勤练不辍的道理。

五diǎn半左右,将秀发用红色发套束在脑后,吊成马尾,额间戴着条并指宽的红色发带,一身同样鲜红娇艳运动服,清清爽爽靓丽妩媚的秦格格一路小跑着跑出了别墅大门。自小学开始,她就有天天早起晨练的习惯。一坚持就坚持到了现在,除了特殊的日子或者年节,从未间断过。

今晨,她也往常一样,按时起床出门。再见到草坪上那四道身影时,稍微愣了下,随后才想起来,这是昨晚被自己邀请,留宿在这里的同学。

她以前也见过爷爷打拳,但好像没人眼前这几位耍得好看。小丫头的大眼睛放出亮光,情不自禁地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奇门散手  第五百零六章给他留条活路

从别墅门口到达草坪之间有近二十米的距离。远处看去,草坪一片绿油油,就像是大地覆盖了一层绿色毛毯,尤其是早起的人,出门看到这一片绿,心情顿时会大好。所以,别墅区周围所有的草坪,都是秦格格最喜爱的地方。

可是,当她逐渐接近草坪的时候,精致的秀眉倏地倒竖了起来,俏眼圆睁,贝齿紧扣,紧绷的脸蛋上全是怒意。

大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莱芜治疗性病费用
梧州性病医院排名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有哪些专家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